6合平码论坛:章節目錄 第兩百零二章 讓我們成為海洋(2550月票加更)

小說:勝者為王 作者:林海聽濤 下載:勝者為王ZIP下載 勝者為王TXT全文下載
    整個馬德里地區的媒體都在討論著明天的這場西乙聯賽。

    赫塔費在主場迎戰塞維利亞。

    賽前的分析結果顯示,媒體們一邊倒地看好目前排名聯賽第一的塞維利亞擊敗赫塔費。

    畢竟赫塔費俱樂部已經放棄了垂死掙扎,就等著債務到期,讓銀行來收回所有權了。

    這個消息對于赫塔費球隊來說是一個致命的打擊,是壓垮他們的最后一根稻草。

    赫塔費的表現不難預料,一定會像以前一樣……不,應該是還不如之前呢。

    因為他們已經徹底完蛋了!

    更不要說塞維利亞在卡帕羅斯接手之后,表現強勁,如今他們已經奪回了本來屬于他們的聯賽第一寶座,他們兵強馬壯。此外上半賽季,塞維利亞曾經在主場0:3輸給過赫塔費。

    那場比賽還引發了諸多爭議。

    塞維利亞一定很想報仇。

    這意味著他們絕對不會在客場手下留情,就算赫塔費已經毫無斗志了,他們也會盡情屠殺對手的,就為了一雪前恥。

    俱樂部完蛋,球隊士氣崩潰,對手擁有強大的復仇**……這比賽完全沒有懸念,那還有什么看頭?

    但就算是這樣,依然有很多媒體前來關注這場比賽。

    畢竟這是一場聯賽第一和聯賽第三之間的“強強對話”,盡管其中一個“強”要打引號。

    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就是這些記者們是不會放過任何一次嘲笑奚落常勝的機會的。

    常勝那個混蛋不是口出狂言了嗎?

    說要用一個聯賽冠軍來打我們的臉,讓我們后悔?

    那我們就現在這場比賽中看他這個白癡的笑話吧。

    抱著看常勝笑話的心態。賽前的新聞發布會上就來了不下三十名記者。

    這么多記者,在乙級聯賽中可不多見,只有乙級聯賽中的焦點之戰才可能享受到這種待遇。

    不過塞維利亞的主教練卡帕羅斯在這種大陣仗面前表現的依然很淡定,這是唯一讓記者們覺得美中不足的地方——他沒有放出豪言挑起雙方的進一步口水戰。

    他依然表情平靜。

    不過記者們總是有辦法讓卡帕羅斯為他們說話的,或者說出他們想聽的話。

    媒體們將卡帕羅斯的這種平靜解讀為對赫塔費發自內心的不屑和輕視——你瞧人家都不稀罕理會你們赫塔費主教練之前放出來的狂言,常勝妄想激怒對方,沒想到卻踢到了一塊鐵板上。這下吃癟了吧?

    在媒體們看來,常勝最擅長利用各種狂言來挑起對方主教練的怒火,從而是對方失去冷靜。而他自己則有機可趁。

    但現在卡帕羅斯根本不吃他這一套,那他還有什么勝算?

    唯一的一招都失敗了!

    接下來,等著看他的笑話就可以了。

    一想到這里。記者們就充滿了輕松愉悅的心情,

    赫塔費這次真的是死的不能再死了。

    不出意外的話,再過一個半月的時間,他們的債務就到期了,到時候弗洛雷斯將一無所有,他只能夠被趕出俱樂部。而赫塔費將被銀行收回,與此同時,凍結之前俱樂部董事的所有活動,俱樂部到時候只聽一個人的話,就是他們委派的臨時主席。他會臨時執掌俱樂部,直到銀行為俱樂部找到一個新主人為止。

    但是在此期間,這位臨時的掌門人所能做的就是維持俱樂部的基本運營,保證這家俱樂部不會荒廢就行了。

    至于什么轉會啊、簽約啊等花錢的事情那是想都別想了,當然了。拉贊助那是一定要做的,要不然這俱樂部上下可就全都餓死了。

    在銀行暫時管理俱樂部的時候,他們也會為每個人發薪水,不過這薪水最終都會變成球隊的債務,滾入之前的債務里。

    因此如果新東家想要盡量少的擔負債務,該出手的就得出手了。

    上賽季馬德里競技那么強大的陣容。都因為這種托管的事情被折騰的降了級。

    在座的人都不相信常勝的赫塔費可以能夠打破這個規律,幸免于難。

    就算他們不降級,升級那也是別指望的了,更別說什么聯賽冠軍了!

    常勝真是做的白日好夢!

    現在塞維利亞的新聞發布會上氣氛輕松,但等會兒赫塔費的賽前新聞發布會就沒這么其樂融融了。

    在塞維利亞的主教練卡帕羅斯離開了新聞發布會之后,留下來的記者們開始憧憬著一會兒要怎么在新聞發布會上奚落和譏諷常勝了。

    他們聰明的腦袋瓜子里已經蹦出來了很多套方案。他們保證可以讓這個世界上臉皮最厚的人都羞愧而死。

    但是他們沒有等來常勝。

    當馬努埃爾.加西亞出現在記者們的面前,他能夠清楚地看到那些記者臉上驚愕的表情。這些記者或許完全沒想到,在如此重要的比賽之前,常勝竟然做了縮頭烏龜!

    他沒來參加賽前的新聞發布會。

    馬努埃爾.加西亞很理解常勝的做法,換成誰也不想來受辱啊。

    不過自己不在乎記者們的譏諷,于是他大踏步走上了主席臺,對下面一群目瞪口呆的記者們說:“常指派我代表球隊來參加賽前新聞發布會,你們有什么問題都可以問我?!?br />
    有記者從驚愕中先反應過來,他高呼:“理由呢?他不出席新聞發布會的理由呢?!”

    馬努埃爾.加西亞一臉平靜:“不需要理由?!?br />
    ※ ※ ※

    常勝和魯迪.岡薩雷斯正在帶領球隊在阿方索.佩雷斯球場進行適應場地的訓練。

    魯迪問他:“你怎么又不自己去了?你不是最喜歡和記者們互噴嗎?”

    常勝聳聳肩:“我懶得搭理他們了?!?br />
    “為什么?”

    “因為我覺得在這個時候沉默比聒噪更有力量。該做的都做了,該說的也都說了。去也不過是重復那些陳詞濫調罷了,浪費時間?!背Jに底耪餼浠?,抬頭看向看臺。

    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真不算一個大球場,就算對前世的常勝來說,他沒有去過任何一個球場看比賽,只是通過電視直播來了解歐洲的球場,他也覺得赫塔費的球場只能說小。連中等規模都算不上。對于看多了豪門動輒五六萬人的球場,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堪稱迷你。

    但就算是這么小的球場,要全部坐滿其實也不容易。

    在他看來。也就只有上賽季保級的最后幾場比賽,以及本賽季前半程的一些比賽,有全部坐滿過。比如和馬德里競技的那場比賽是坐滿了的。

    但其他時候。這樣的機會少之又少。

    他在廣播上發出了動員令,還有恩里克他們在幫忙串聯??捎卸嗌僨蠣曰崽幕?,來現場看球呢?

    最近幾次主場比賽,來看球的赫塔費球迷們可是越來越少。顯然,球隊糟糕的成績和俱樂部未卜的前途,讓很多人都失去了到現場來看比賽的興趣。

    明天,如果依然像前幾個主場比賽那樣,看臺上稀稀拉拉的人群,東一塊西一塊,就像是癩子頭一樣。他要怎么面對?

    這樣的話,自己還有底氣向球員們宣揚他們要為了球迷而戰嗎?

    別看常勝在人前總是表現的信心十足,有一種莫名其妙的自信。

    可這個時候他的內心是很忐忑的。

    該做的他都做了,連上電臺發表戰爭動員的演講這樣的事情都做出來了。他還能怎么辦呢?

    盡人事聽天命,他現在已經把人事盡了。接下來需要聽天命了。

    老天爺你是想我死還是不想我死呢?

    明天就可以見分曉了。

    ※ ※ ※

    自從卡帕羅斯接手塞維利亞之后,他大力提拔b隊的年輕球員,比如雷耶斯他就給予了更多的信任和出場機會。而這些年輕球員也沒有讓信任他們的卡帕羅斯失望,幫助塞維利亞對赫塔費奮起直追,并且最終成功超越赫塔費。

    塞維利亞在聯賽中出色的表現,讓諸多塞維利亞的球迷們對這場比賽都充滿了樂觀的憧憬。

    不僅是球迷。不少塞維利亞的球員們都是這么看的。

    對于塞維利亞上下來說,這場比賽沒懸念。

    自從赫塔費爆出了經濟?;?,在聯賽中,誰碰上赫塔費,誰就是運氣好,意味著他們可以白撿三分。

    上至球員,下至普通球迷,都已經在想著他們在贏下赫塔費之后,要怎么擴大自己在積分榜上的領先優勢。

    如今的塞維利亞領先第二名皇家貝蒂斯七分,領先赫塔費八分。這個積分優勢可謂相當之大了。如果他們能夠贏下這場比賽,就將領先赫塔費十一分。

    那個常勝竟然大言不慚地說他的球隊還能拿到聯賽冠軍?

    十一分的差距,怎么追?!

    卡帕羅斯在賽前新聞發布會上表現的很平靜,但塞維利亞的球迷們平靜不了。他們對于常勝的那番話早就不爽了。只是他們沒話語權,他們也只能私底下罵罵常勝,上不了臺面,無法登報,常勝也看不到聽不到。

    這多少有些郁悶。

    現在他們不郁悶了。

    他們可以通過這場比賽的勝利來狠狠地啐上常勝一口:“就你還想拿甲級聯賽冠軍?你問過我們沒有!”

    唯一可惜的是這場比賽在客場,他們無法將整個球場變成令赫塔費膽寒的地獄。

    讓這場勝利不是十全十美的,有遺憾之處。

    ※ ※ ※

    下午三點,和煦的陽光曬在人的身上,讓人只想躺在椅子上,聽著收音機里傳來的輕柔音樂,什么都不做最好了。

    “丹尼爾時間,歡迎大家來到赫塔菲最辛辣最有趣最好聽的節目丹尼爾時間!”丹尼爾貝拉斯科的聲音在很多個收音機中同時響起。

    “今天。我們節目的主題是——你會去阿方索.佩雷斯球場觀看下午的比賽嗎?歡迎大家來電與丹尼爾交流……”

    收音機里丹尼爾貝拉斯科的聲音還在繼續,不過收音機外的人卻沒在意他,他們顯得格外忙碌。

    “條幅準備好了嗎?”

    “準備好了!”

    “標語呢?還有我們的旗幟!出發www.qms8.com前最后再檢查一遍!務必做到萬無一失!”

    藍色軍團的總部,干部們正在大聲提醒大家做好準備。每個人都在忙于自己的事情,他們本來跑去的,無暇收聽平時他們最喜歡的“丹尼爾時間”。

    “對了,誰看到基克了?”有人在問。

    “不知道。沒注意啊……”

    “該死,這么忙的時候,他跑哪兒去了……”

    恩里克.岡薩雷斯躲在一個不引人注意的角落里。正在打電話:“喂,是我嗎?是我嗎,丹尼爾?”

    “是的。是你,這位親愛的朋友,你是幸運的第一個打進我們節目的朋友,你有什么話想說嗎?”

    ※ ※ ※

    “我叫恩里克.岡薩雷斯,大家都叫我基克,我是一個赫塔費的球迷,這場比賽我一定會去現場觀看的……”收音機里傳出了恩里克.岡薩雷斯的聲音,由于是通過電話轉播過來的,有些雜音。

    “我也希望大家都可以去現場支持我們的球隊,盡管球隊目前的狀態很糟糕??燒蛭欽庋?。我們才更要支持他們。因為如果連我們都不支持他們的話,那他們可就真的完蛋了。而當球隊都完蛋了,我們這些球迷又能怎么樣呢?球隊完蛋了,難道我們會很高興很開心嗎?”

    在藍色突擊隊的基地里,那座被廢棄的倉庫中。下午的陽光從沒有玻璃的窗戶中斜斜地射進來,將黑暗的倉庫空間分隔開來。

    幾十名骨干成員們聚集在一起,他們的領袖阿爾法羅.里奧斯站在一面桌子上,正好有一道光住從高處的窗戶里射進來,將他以及他腳下的桌子都籠罩在其中,給人一種高高在上的阿爾法羅.里奧斯是舞臺的重心、主角的感覺。

    “伙計們!”主角大聲吼道?!敖裉焓歉齪萌兆櫻?!我們就要在主場迎來自以為是的聯賽第一了!我們一定要給那群安達盧西亞的賤人們點顏色瞧瞧!我們要撕碎他們的身體!把他們踩在我們的腳下!讓那些安達盧西亞的白癡們認識到這里究竟是誰的地盤!”

    “是我們!是藍色突擊隊!是藍色突擊隊!”所有人都仰頭望著他?;游樅?,發出了這樣的吶喊聲。他們的臉上與阿爾法羅.里奧斯一樣充滿了狂熱的表情,眼眸中有火焰在跳動。

    “是的!我們要讓阿方索.佩雷斯球場變成地獄!干掉在這里的一切敵人!這是我們的戰爭!殺——死——他們??!”

    “殺——?。?!”

    狂熱的球迷們所發出的怒吼聲,甚至擾亂了氣流,光柱中的飛沫粉塵狂亂地飛舞起來。

    收音機在旁邊的角落中喋喋不休著,卻完全沒有人在意。

    ※ ※ ※

    “我看了那些媒體的報道,他們在嘲笑我們,他們說赫塔費就那么點球迷,常竟然寄希望于一群窮光蛋球迷……是的,我們赫塔費的球迷就像我們的球隊一樣,是窮光蛋,因為我們都不是有錢人。我們沒辦法用錢來拯救我們的球隊,但是我們還有另外一種方法來拯救球隊,那就是去現場觀看比賽!用我們的聲音!我們的手勢,我們的標語、橫幅、旗幟……用我們所能做到的一切來支持他們!支持我們自己的球隊!”

    在常勝經常去的那家土豆雞蛋煎餅酒吧,不斷有人進入,卻不見有人出來。

    他們都不是來吃飯的,倒像是在集合,在等待著某一個時刻。

    他們見了面之后,熱情地擁抱,大聲打招呼,仿佛多年未見的老友。實際上確實是多年未見的老友,這里面有不少人已經好幾年沒見過面了,他們天各一方。有自己的家庭、生活、事業,以及其他亂七八糟的事情。

    能夠讓他們重新聚集在一起,只有一個原因——要去現場為赫塔費加油助威。

    酒吧老板將一面牌子掛在了酒吧的門外,上面寫著“今日暫停營業,去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為赫塔費加油比賺錢重要!”

    ※ ※ ※

    “我們每一個人固然微不足道,不是大富翁,不是政客。不是名流,也不是明星……我們每一個人就像是一條不值一提的小溪。但是伙計們,我堅信。再廣闊的海洋,也都是由無數條不起眼溪流匯聚而成的!今天,就讓我們這些微不足道、不值一提的溪流匯聚起來?;憔鄢賞粞蟠蠛?!讓我們,把塞維利亞徹底淹沒吧!”

    當恩里克.岡薩雷斯說完之后,丹尼爾一反常態地沉默了一下,隨后才說道:“感謝基克,你說的真棒!每一條溪流最終的歸宿都是注入大海,但每一片海洋也都是由溪流匯聚而成的……所以,聽眾朋友們,今天,在阿方索.佩雷斯球場,讓我們成為海洋!”

    ※ ※ ※

    比賽是在下午五點半開始。但是在三點鐘的時候,就已經有許多球迷們紛紛走出家門,走上街頭。

    他們穿著統一的藍色赫塔費球衣,手臂上系著赫塔費的藍色圍巾。

    盡管距離比賽開始還有兩個半小時,可是赫塔費的球迷們已經忍不住了。他們被心中的那團火催促著,動身前往位于赫塔費北部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場。

    他們打開家門,一開始只是一兩個人,兩三個人,三五個人,當他們走下樓之后。他們變成了十幾個人。

    當他們經過一條街道,拐過一個路口的時候,他們變成了幾十個人。

    當他們穿過一個街區,幾條街道,每一個路口都有一個幾十人的隊伍匯聚起來,他們成了一百多人。

    然后,是幾百人。

    接著,是上千人。

    赫塔費的球迷們就像是從土里的洞穴中鉆出來的一樣,他們從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里鉆出來。出現,然后匯聚,接著并肩前行,向著北方的球場走去。

    在這個過程中,有越來越多的人加入其中,人數在激增,從小溪變成了江河,赫塔費的街道變成了河床,被這些藍色流水一樣的赫塔費球迷們所填滿。

    到最后已經不是江河了,他們是洪水,浩浩蕩蕩的洪水!

    距離阿方索.佩雷斯球場越來越近,這股洪水的聲勢就越來越驚人。

    不知道從哪兒開始,有人唱起了赫塔費的隊歌,于是有更多的人加入其中,最終變成了轟隆隆的聲勢。

    歌聲回蕩在赫塔費這座城市的上空。

    一曲終了,他們開始高呼口號:“加油!赫塔費!前進,深藍軍團!加油,赫塔費!前進!深藍軍團??!”

    球迷們整齊劃一地高呼口號,拍巴掌,揮舞手臂,就像他們在球場看臺上所做的一樣,只不過他們將街道變成了看臺。

    這股洪流最終匯聚在了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前的廣場前,他們停了下來,從空中看去,下午的陽光照在他們每個身上,他們藍色的球衣上,反射著陽光,仿佛**粼粼,起伏不定的藍色海洋。

    “我的上帝啊……”有一家正在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外面做現場直播前方報道連線的電視臺的主持人,突然失神地看向鏡頭背后的方向,長大了嘴巴。

    “怎么了,米格爾?”耳麥里傳來了后方主持人的詢問?!澳憧吹酵廡僑寺??哈!”

    這位主持人還在調侃前方記者,但是當他面前的畫面迅速移動了一番,并且定格下來之后,他笑不出來了,他也像前方的記者米格爾一樣,呆呆地看著攝像機為他展示出來的畫面,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在鏡頭中,數不清的赫塔費球迷們正從每一條街道中鉆出來,從四面八方向球場涌來。

    他們密密麻麻,高唱著歌,呼喊著口號,揮舞著手臂。

    一步步走向球場,走向那些記者,走向鏡頭,就仿佛大軍壓境一般,令人連呼吸都停止了。

    他們都是赫塔費的球迷。

    是被媒體們不屑一顧的普通球迷。

    他們聽到了常勝的呼喚。響應他的號召,來了。

    然后出現在記者們的鏡頭面前,讓每一個看到這一幕的人都感覺到窒息。

    ※ ※ ※

    盡管萊蒙真的很不想在電視機前受虐了。

    可是當比賽時間來臨的時候,他還是打開了電視機,就像是條件反射一樣。

    然后他坐在沙發上,看著逐漸亮起的電視機屏幕,聽著從喇叭中傳來的歡呼聲……咦?

    好象不對。

    他這臺電視總是先顯出畫面。然后再出聲音,聲音相較于畫面的出現有一個延遲。

    可現在屏幕還在閃爍呢,怎么聲音倒先出來了?

    他這才發現這聲音不應該是從電視機里傳出來的。

    于是他側耳傾聽。隨后發現喧鬧聲竟然是從附近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場中傳來的!

    他突然想到了什么, 猛地從沙發上跳起來,撲向窗戶。然后他看到了令他永生難忘的一幕——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外面的廣場上全都是人!密密麻麻的人和藍色的赫塔費球衣,他們連成了一片,就好像起伏的海洋!

    這足以讓有密集恐懼癥患者感到惡心的一幕,卻令萊蒙呆立當??!

    要知道上一輪聯賽,也是主場,赫塔費2:4輸給了穆爾西亞。那場比賽,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安靜的就跟放死人的地方。

    之前幾場比賽,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的上座率更是一場不如一場,很顯然,球迷們也失去了信心……

    看來有比賽日憂郁癥的人可不只他一個。

    但現在。他們全都來了!他們填滿了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前的廣??!他們還將填滿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的看臺!

    媒體們說的沒錯,赫塔費的會員人數只有一萬兩千人,而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可容納一萬八千多人。就算會員們全都去了,也坐不滿球場看臺。

    但現在……有很多不是會員的赫塔費球迷們全都來了!他們不是坐滿阿方索.佩雷斯球場,他們這是要淹沒它!

    被這一幕嚇住的萊蒙想起了常勝的“冠軍之約”。想到了常勝在電臺上做的那番動員……

    這些人真的都聽他的?他們都去了!

    這一幕已經有足足一個多月沒看到了吧?

    阿方索.佩雷斯球場是怎么恢復了之前的生機的呢?

    常竟然真的把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全都動員了起來!

    他突然覺得,自己作為常勝的鄰居,其實對常勝一點都不了解,也不夠關心……

    ※ ※ ※

    弗朗西斯科.弗洛雷斯和塞維利亞的主席一起走出了通道,走上了主席臺。

    當他看到完全爆滿的球場時,他愣住了。

    球場氣氛熱烈火爆的就像是赫塔費已經升級了一樣……

    他感到震驚和不可思議。

    赫塔費現在都這樣了。按理說每場比賽來到現場看球的球迷人數應該越來越少才對。

    可這場比賽卻讓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爆滿!

    他想到了那次廣播節目,常勝在廣播中呼吁號召赫塔費的球迷們行動起來。

    沒想到這些球迷真的來了……

    常,那個家伙……真的做到了!

    這么多球迷,如此火爆的現場氣氛,是弗洛雷斯本賽季所僅見的。別說是這個賽季了,他執掌赫塔費九年,像今天這樣的一幕,總共也沒見過多少次……

    不知道為什么,看到這一幕,他原本萎縮頹唐的體內仿佛被注入了一股力量一樣,腰板竟然直了起來。

    然后他扭頭看向旁邊的塞維利亞俱樂部主席羅伯特.埃爾斯。

    發現埃爾斯也被眼前這一幕震住了。

    如此狂熱、 恐怖的主場氣氛,就算是在皮斯胡安球場也很罕見啊……

    于是弗洛雷斯笑了起來。

    他主動伸出了手,意氣風發地對埃爾斯說:“歡迎來到阿方索.佩雷斯球場,埃爾斯先生!”

    維森特.莫斯科多在看到球場看臺的那一幕時,也呆住了。

    不過短暫的失神之后他清醒過來。

    只是一群無知的球迷而已……他們就算是把這座球場喊塌了無濟于事!

    球迷們的熱情很快就會被球隊糟糕的表現擊退的!

    當他們發現自己的歡呼并不能夠讓球隊贏得一場比賽的時候。他們的所有激情都在這場比賽中被燃燒掉了,剩下的只是一片廢墟。到那時,恐怕就在也不有這么多人出來支持球隊了。

    他當然知道,這些都是常勝喊來的。

    不過在他看來,他們真的就只是垂死掙扎而已,他不相信喪家之犬赫塔費能夠在主場擊敗聯賽第一,勢頭正勁的塞維利亞!

    再看老板那意氣風發的樣子。就讓他更不爽了。

    等再過一個多月,這個該死的礙眼的老頭子就要滾蛋了,到時候雖然銀行會派一個代理人過來??墑欽嬲嚀逭乒芮蚨擁幕溝檬撬?。托管人一般是不會具體干涉球隊運營的,只要不涉及底線就行。

    所以他莫斯科多馬上就將成為這家俱樂部中一言九鼎的人物了!到時候自己的腦袋上再也沒有人可以對自己指手畫腳了!

    那么就讓這場比賽,成為弗洛雷斯而敲響的喪鐘吧……

    ※ ※ ※

    常勝和他的球員們坐在更衣室里。更衣室里的電視機開著,上面正在播放這場比賽的賽前節目。

    “這是稍早前的畫面……”主持人說著,畫面切到了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的廣場。

    陽光比現在要明媚熾烈一些,看得出來這確實是半個小時前的一幕。

    廣場上還沒有多少人,但是很快,從四面八方涌出來了無數穿著赫塔費藍色球衣的球迷們,他們高呼的口號就算是隔著電視機,也能夠被清楚地聽見。

    “加油!赫塔費!前進!藍色軍團??!”

    “這些球迷們就好像是從這座城市的每一個角落里鉆出來的一樣,然后一路上他們匯聚起來,從無到有。從少到多,聚沙成塔……”主持人的解說響了起來?!八切薪諍賬顏庾鞘械拿懇惶踅值郎?,最終抵達了這里……老實說,看到這一幕的之后我真的是很震撼,我沒想到常真的為球隊叫來了這么多球迷!我開始擔心。阿方索.佩雷斯球場是否可以容納下這么多人……也許他們其中很多人根本沒有球票,根本進不了球場……但他們還是來了,他們用實際行動來向赫塔費表達支持來了!”

    常勝看著電視機上的這一幕幕畫面,他看到那些球迷們在各條街道上行進,他看到這些球迷們從不同的方向聚集過來,然后向著一個同樣的方向和目標繼續前進。

    他情不自禁。攥緊了拳頭。

    他們來了!不負我托,來了!

    緊閉的更衣室大門,關不住外面的聲音,所有人都可以聽到現在從看臺上傳來的歡呼聲與歌聲……那些都是他們赫塔費的球迷!

    更衣室里眾人的呼吸聲都粗重了好多,不少人都將他們的拳頭捏了起來。

    常勝扭頭看向一個個緊咬牙關,面色紅潤,雙目圓睜,雙拳緊攥的隊員們。

    他們顯然也被這些球迷的舉動深深感染了。

    力量,勇氣,還有愛,已經從球迷們的身上傳遞到了這些球員們的身上……

    他開口說道:“看到這一幕,我想已經不用我在多說什么了吧?為這樣的球迷們拼死而戰,我們是何其榮幸?他們沒讓我們失望,現在輪到我們不讓他們失望了。該做什么,我想不需要我再對你們說了吧?”

    佩德羅.卡尼薩雷斯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這位球隊的隊長漲紅了臉嘶吼道:“赫塔費!戰——斗——??!”

    “戰斗?。?!”其他人紛紛起身,跟著他們的隊長一起高呼。不管是那些老球員,還是赫塔費青訓營培養出來的,或者是那些這個賽季才轉會來到球隊的,甚至是租借而來的……每一個人,全都紅著臉,脖子上青筋直冒,張開了嘴聲嘶力竭地咆哮著。

    ※ ※ ※

    當塞維利亞的球員們不如球場準備熱身的時候,他們被嚇住了。

    看臺上突然響起了一陣巨大的吼聲,就好像平地一聲驚雷,把塞維利亞的球員們都嚇了一跳。

    他們情不自禁抬頭望向看臺,他們發現入眼全都是一片藍。

    密密麻麻,數不清的赫塔費球迷。

    他們站在看臺上,揮舞著手臂,高呼不止。

    在看到雙方球員出場熱身的時候,顯得特別興奮。

    各式各樣的標語、橫幅飄蕩在看臺上方,全都是給赫塔費加油打氣的。

    他們試圖在這些人群中找到塞維利亞的球迷,他們唯一的支持者,僅有五百人。

    但是他們沒找到。

    塞維利亞的球迷們似乎完全淹沒在了這片藍色的海洋中。

    塞維利亞的球員中有一些是參加過甲級聯賽的,他們去過皇家馬德里的主場伯納烏,去過巴塞羅那的主場諾坎普,去過馬德里競技的主場卡爾德隆……甚至他們自己的主場皮斯胡安球場都是以主場氣氛恐怖著稱的。

    但是這些塞維利亞的球員們卻對眼前的一幕感到難以置信,因為小小的阿方索.佩雷斯球場所迸發出來的氣勢完全不輸給伯納烏、諾坎普和卡爾德隆,也不輸給他們的皮斯胡安球場。

    這些球迷們是怎么做到的……

    塞維利亞的球員們突然感到惶恐。

    他們球場上熱身的時候,都顯得心不在焉的,總是要抬頭向看臺張望,這熱身效果可想而知。

    而在他們的旁邊,隔壁半場,赫塔費的球員們對這一切視若無睹,一個個低頭認真地熱著身。

    就像他們的主教練沒有出席賽前新聞發布會,是認為沉默比聒噪更有力量一樣,如今的球員們也都沉默著,積蓄著力量。

    如果有人以為這樣一群人是人畜無害的,那么他們就要倒大霉了。

    因為他們每個人都牢記在出場熱身前,他們的主教練是怎么對他們說的。

    “記住,伙計們,讓憎恨我們的人更憎恨我們,給支持我們的人以信心和力量!你們可以做到的!”

    ※ ※ ※

    ps,這一章我把自己寫感動了的,就算是半個多月后的今天我重看這一章,依然讓我熱淚盈眶,鼻頭發酸。

    我喜歡這一章,非常非常喜歡。

    我腦海中有那些赫塔費球迷們從家門口涌出來,涌向阿方索.佩雷斯球場的許多畫面,我把他們寫了出來。

    我覺得,足球這項運動的真諦,其實就在這些普通的球迷身上。

    是他們托起了這項運動,這個產業,是他們托起了無數的夢想。

    這一章向無數普通的球迷致敬。

    當然,也向你們,我親愛的讀者們致敬。

    你們就是我的海洋,沒有你們,我什么都不是。

    所以……讓我們成為海洋吧!

    在這個月追逐夢想的道路上,讓我們淹沒一切!

    伙計們,戰——斗——?。?!

    .

    .